旅行 / 在柏林的甜甜圈店Brammibal's Donuts

 
 

對我有一點認識的人都知道我不是個愛吃甜食的人,一向是鹹食>甜食、手搖飲料可以快樂無糖的這種非螞蟻類人。

但是時不時就會對某些種類的甜食冒出一些慾望,也不是特別多樣,大致上就是在米蘭很愛的迷你紅絲絨杯子蛋糕、出了義大利就不敢點的提拉米蘇、綿密好吃的布朗尼或是最基本口味的甜甜圈。

知道Brammibal也滿久的了,回到城市後一時之間忘了他的存在,又是朋友把我帶去不同的店裡時才想起了她。

在柏林裡一共有三間店:一間在Prenzlaur Berg,一間在Potsdamer Strasse,一間在Kreuzberg,三間的裝潢似乎都有些許不太一樣。

和傳統甜甜圈不太相同的Brammibal是間純素的甜甜圈店。非根主義在柏林是很普遍、很流行的,對於不吃奶蛋的素食主義者在這個城市裡很容易找到好吃的甜點和冰淇淋等,並不會因為不是傳統的做法而失去了食物本身的美味。

尤其現在大家對於植物奶油以及各種牛奶的替代品有更多的意識,不像以前吃素只能用人工的產品作為替代,在比較自然的食材裡也可以找到調整食譜的方法。

我自己不是吃素的人,但不得不說真的很喜歡Brammibal的甜甜圈,吃起來很輕盈不膩,所有口味也都很具有巧思。說起來也是危險的,很容易隨便的就吞下了一整顆甜甜圈呢。

(此圖取自於 Brammibal’s Donuts官網 )

(此圖取自於Brammibal’s Donuts官網

Brammibal的口味多的不勝枚舉,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每次去的時候都是接近傍晚得十分,總是剩下不多的口味。去了幾次下來的感想就是不論怎麼選都不會有踩雷的時候啦(笑)但是對於甜點或是食物我就是一個很無聊很簡單的人,終究還是喜歡最簡單的口味:肉桂糖粉。

donut08.jpg

有一次也心血來潮的包了三個口味接著去晚上的水彩工作坊,說真的能在晚上六點半的好天氣的柏林一邊吃甜甜圈一邊畫水彩的幸福指數完全飆升呢。

總之,有機會來柏林的話記得去店裡品嚐一下好吃的甜甜圈、以及就算不是真的牛奶做的也很好喝的卡布奇諾吧:D

Screenshot 2019-05-21 at 15.40.01.png

Brammibal’s Donuts

Maybachufer 8
Monday-Thursday 10-18
Friday-Sunday 10-20

Danziger Straße 65
daily 10:00-18:00

Alte Potsdamer Straße 7
Monday-Friday 09:00-20:00
Saturday 10:00-20:00
Sunday 10:00-18:00

旅行 / 在柏林的美術社Boesner

 

在柏林有大大小小的美術社,其中最大的兩個品牌分別為Mondulor 以及 Boesne,兩間都很好逛,大的很嗨森,不過cincin自己比較喜歡Boesner,性質更專精一些,品牌也很齊全。

Boesner在柏林有三間,在法蘭克福也有一間,今天因為晚上要參加在附近的Life Drawing的緣故,選的是位於Prenzlauer Berg的Boesner。

01boesner02.jpg

不論在哪裡的Boesner都很大一個,絕對比你走進去的印象還要更大許多。

01boesner03.jpg

裡面無論是品項,各品項的品牌,顏色,大小等都應有盡有,如果沒有堅定的意志的話超容易在裡頭亂花錢的!

01boesner04.jpg

除了各種美術用具之外,我去的這間Boesner也有一區很完整的美術用書,從藝術史到工具書或是繪本等都非常的齊全,這區邊還有兩小排很舒服的座位,一不小心又會在此區待著不少的時間去了。

01boesner06.jpg

當然紙類也是很齊全的,最喜歡他們把各種奇怪的水彩紙切的小小的,讓你可以一小包一小包的帶回去試試看。

身為愛速寫的孩子,最容易亂花錢的地方就是各種速寫本了,每次都要不停的把手捉住才能有辦法阻止自己又摸一本本子走。

在此很推薦無論去哪個國家的大小美術社,都可以找找看他們自己裝訂自己出的速寫本,通常都是最便宜、依樣好用、然後各種尺寸都可以找的到。

不過今天真的是差點在這裡亂手滑,照片裡的這本叫做”The Grey Book”,顧名思義整本都是灰色的紙(超級吸引人)。最厲害的是用邊那本,全名是”The Cappucino Book”,整本都是卡布奇諾的顏色的紙!我的媽啊真的是要把手綁住才能忍住,不停的跟自己說『畫完一本才能買下一本呦呼呼』。

因為長時間旅行的關係手邊的傳統媒材一直處於精簡的狀態,就算偶爾想要試試看新的媒材都會選一兩個顏色入手,近量能不囤色就不囤色。(當然除了色鉛筆之外)(兩隻三隻的買也是很驚人的)

但是每次逛德國的美術社都會有一種哎喲好像為了這種理由選擇一個待著的城市也是很合理的。

01boesner08.jpg

大概是這樣,如此隨便的走訪一番,畢盡如果再認真細看的話肯定是要跌入坑中萬劫不復的!(顯示為存款還要再撐兩個月的狀態)

來德國或是柏林的時候記得來參訪一下大如ikea的嗨森美術社們:D

Boesner-Prenzlauer Berg

Marienburger Str. 16, 10405 Berlin

Monday - Saturday 9:30-20:00

 
Source: https://www.boesner.com

旅行 / 在牙買加的日子 / Days in Jamaica

2017, summer, Jamaica

 

記得第一個印象就是路上很熱,很熱很熱很熱的那種很熱,走兩步就覺得自己要被太陽曬得融進土裡面,也因為很熱很熱的緣故只要遇到樹蔭就覺得可以呼吸然後再度往前走。
很喜歡路上遇到各種被塗了不同顏色的牆面,本來鮮豔的色彩都被太陽曬了褪去了顏色,從樹叢中透出來也是很可愛,混著依舊長得鮮豔自在的熱帶植物們。太喜歡這些植物了,大片的葉子跟厚實的存在,畫的時候好像不需要太複雜就可以把印象帶回本子裡去。

 

離開台灣前的一兩個星期和一對好朋友情侶吃了晚餐,知道男生夢想著第一個去的國家是牙買加,我問他那有什麼我可以幫他從牙買加帶回來的,小小的不太佔空間的都可以。
他說一張CD就好,隨便一張都可以。
*
Redbone, Kingston
據說這間Redbone是當地有名的bluse酒吧,每個星期都會有live演出,晚餐跟酒本身也都很不錯;因為這裡離第一個住的地方很近的緣故,前前後後我們一起去了三次有,去到後來我離開牙買加R自己去吃晚餐的時候裡面的小哥還記得我們問著我到哪裡去了。

第一天晚上一下飛機R還沒有讓我休息的意思就把我拖著出門說第一次到加勒比海還是要先喝一杯Mojito壓壓驚,至少讓我體會一下室外的牙買加,在還沒有遇到陽光之前先面對少少的熱浪跟很多而且看不到在哪的蚊子。於是一如往常的我趴在吧台旁高高的椅子跟他碎唸著飛機上發生的大小瑣事,然後喝著滿滿薄荷的Mojito一邊覺得不可思議,能夠在產地喝著現調Mojito一時之間還是令人難以置信哪。

後來連著兩天都來了晚餐,又在星期四遇到一個雷鬼樂團的現場表演,組合很微妙的,是一個離開牙買加三十年的本地人和一群日本人樂手的組成。
覺得有趣的是日本人總給人較一板一眼的印象完完全全的表現在樂團的表演中,但音樂本身依然帶著很滿的自由感覺,配上牙買加大叔在場內奔跑彈跳唱歌大吼莫名的沒有違和。
有些歌還帶有一點日本動畫的影響,覺得已經微涼的夜晚溫度又再度熱血了起來。
在表演中也唱了幾首經典的歌,還有幾首Bob Marley的歌,讓大家小小的合唱了一番。以前聽過不少bob marley的歌,也看過一些表演的影片,但在牙買加聽到現場的表演感覺還是很不一樣。
無論再怎麼老套,還是很喜歡大家一起唱著 one love, one heart的感覺。
*
表演結束後我買了一張CD請大叔幫我簽了名,還跟他講了我朋友的那個故事。我只是想說最後我買了一張來自亞洲的CD(大笑)

 

很熱很熱的路邊常常有著小攤子,賣著一些雜貨餅乾等等,最常見的是香蕉以及芒果之類,滿滿的一攤擺在路邊,經過都是芒果味。通常經過的人也不大多,我也不知道他們的生意到底好不好,但如果進入較熱鬧的區域路邊的攤子就不如這樣的小攤單純了。
早一點出門的話會看到小哥一顆一顆的排著,挑掉了看起來顏色比較不一的或是比較小一點不入眼的,但事實上每一顆看起來都要比我兩個拳頭還要大上一點。
過了一整天晚上從窗戶外望出去還見的到攤子,芒果可能少了幾顆,也有可能一天下來賣出去也補了不少,比起白天安靜的站在路邊,晚上幾個附近的小攤都會聚在一起。這時候再經過就會更緊張一些,雖然從來都沒有發生些什麼,就只是自己的陌生心理作祟而已。
從頭到尾都沒有在攤子買過芒果,倒是在雜貨攤上買了兩包不同口味的樂事一包7塊牙買加幣不太便宜也沒有到太貴,小小一包的回去配啤酒滿剛好。

 

我想平常是看人看太多了,只要看到人類之外的生物我和R兩個人都會很興奮很興奮,像是公路旅行遇到了森林裡的鹿,農場裡的羊,路邊的大蜥蜴或是窗外的蜂鳥。

這次到了Montego Bay的海裡,離沙灘不遠處有一個迷你的珊瑚礁小島,靠近岩石/珊瑚礁多一點時就會發現許多可愛鮮豔的熱帶魚。
第一天借不到多的潛水鏡,我們其實是輪流帶著R的蛙鏡下水,每次看到一種新的魚都會很興奮的爬出水面形容給對方聽:
『藍藍的,有很多黑線的,前面有一點金金的顏色』
『那個魚後面有一個很大的眼睛在屁股上』
『有尼莫!有尼莫!』不管幾歲的人看到小丑魚都會直接叫尼莫。
『有一隻比較大的魚』R這樣說,但至始至終我還是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種/哪一隻,這樣形容我還是分不出來畫不出來啊。

最喜歡潛下去時為了不要被浪推開而抱住R的腰,比柱子還要穩穩的卡著可以好好的看魚。

不過第一天的浮潛在被一隻不知名的蟲給叮一個大包後結束,被叮的當下真的痛到眼淚掉出來還不知道,還要忍痛把在肉裡的刺拔出來。晚上一直想著要去醫護室卻沒有開,隔了幾個小時後紅腫的部分也漸漸地散去,這件事情擺著擺著就忘了部分,隔天依舊歡天喜地的泡在海裡跟魚打招呼。

 

記得那天的夕陽是會讓人肚子餓的那種,飽滿的圓像極了蛋黃一般,海風裡的鹹味和涼意提醒了一下午的餓以及面對晚餐時間快到了的興奮。

泡在水裡不用半天就可以讓本來懶洋洋的人在更懶洋洋一些,倒是接近傍晚時螃蟹們都從不知道何處爬了出來,在沙灘上竄來竄去,又挖洞又打架的好不忙碌。

R和我決定坐在離岸邊不遠的海裡等太陽下山,我自己是穩穩的(懶懶的)窩在一角,他倒是興奮的一邊在沙子裡打滾一邊數天上的雲。天氣變化也是很有趣的事情,頭頂上的天空明明是大晴天,遠處隱約卻看得到閃電的樣子。

『你看那裡有隻螃蟹也跟著我們一起看夕陽』

在沒有意識到的瞬間所有事物都染了一片橘紅色的濾鏡,這裡的陽光很乾淨的,每個細節都有自己自處的模樣。曾經教插畫的老師帶著我們在晚秋時傍晚五點在教室外看著屋頂上的煙囪還有陰影的形狀,再帶著我們畫下染過橘色的建築們,『這是我心中的Magic Moment』這樣的時刻總是長不過十分鐘,卻是一天之中最美的十分鐘。但是在加勒比海的日落好像比十分鐘還要長上許多,又或許我分不清楚哪個時段是最美的,一直看著天空底部黃了紅了然後才依依不捨地起身離去。

 

*講了一百次也講不膩的那一晚的事情

事後講了很多次那個瞬間,我還記得那首曲子,是著名的聖誕歌little drummer boy的remix;悠揚溫柔的嗓音和低沈深刻的低音貝斯包覆了整個記憶的一開始。
一下車就是整片kingston的夜景,然後音樂化成一條乳白色的河流在山裡流動著,讓原來的緊張冷靜了下來,取而代之是滿到不能再滿的情緒。

在入口處付錢蓋章之後就是一串長長的往下走的樓梯,每一階都會離音樂在更接近一些,每一步都感覺的身體禮的雀躍,身邊是大而漂亮的熱帶樹叢,一些神秘也一些親近。不一會兒就看到提醒著不能照相也不能錄影的牌子,我和R相視笑了,我想我們都有一點叛逆,想著其實這樣也很好,放下了手機,迎來了是完整的,不中斷的,用力地用著各個感官去刻畫的記憶。

我認真的記著每一片葉子的形狀,頭頂上垂下來的芒果,透過樹叢看出去的夜景。酒吧的樣子,小哥調酒的樣子,賣手工藝品的阿罵的樣子,隔壁攤爺爺卷大麻的樣子。然後是這樣的藍色,這樣的綠色,這樣昏暗的燈光下看著彼此笑容的時候。

這是少數R主動拉著我在公共場合跳舞的夜晚,時間還早得緣故DJ 旁的舞池人不多,但是在這樣的時空之下,在身體的感官被放得很大的時候,也顧不得其他人的眼光,也不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

我記得在我笑得很自在也很開心。

雖然到底我們依舊是這個空間的外人,但是在音樂酒精大麻混雜下的氣味中我感受到了這裡的平等和和平。一生之中不停談著自我認同的議題,瞬間在這裡得到了抒發,可以不在乎的時候,不能在乎的時候。面對只有你跟我而已的時候其實是最簡單的。

有一個瞬間是當我拉著R微微的轉圈時,我抬起頭了頭,才發現頭頂有一片星空被樹林完整的框了起來。
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小,世界好大,但是我還站在這個世界裡,感覺好像什麼都可以發生的;我也用力地記住了這個感覺。

*我離開牙買加後R又自己去了兩次,到後來調酒的小哥都以為他是每個星期來的常客。
一臉得意的說『我跟你說我很在地吧。』

*隔天在公寓裡努力的用各種方式把這個記憶畫下來,現在想起來這樣的經驗是完整的。常常跟朋友討論著關於夢的事情,如果一起床立刻把夢想一遍就會好好地記得細節。這樣的感覺也是如此,好好的替每個感覺安上一個名字,給一個顏色,這樣的記憶就會好好地留在腦海之中。

-dub club, kingston

 

在我離開前一天難得R沒有任何會議要開,排了一個整天有一個完整的約會,一整天下來我們去了Bob Marley的博物館,然後搭車來到另一個社區的唱片行。

在計程車上R和我解釋了station還有system之間的關聯,雖然牙買加人很喜歡音樂,但真的有錢可以買音響,買唱片的人不多,所以在過去的時候一個社區之間會集資購買可以移動的音響以及唱片,在大街小巷裡播給大家聽。後來出現了"system",可能就是由幾個DJ,甚至錄音室等組成,像是我們前天去的Dub的DJ跟我們要去的唱片行是屬於同個system的,有機會可以找到很接近的dub的唱盤。

到的時候唱片行的鐵門是拉下來的。
當時心瞬間涼了半截,正在想著要是就這麼空手而歸也就太可惜了的時候,從隔壁的門中跑出一位大哥。
他跟我們說明了店裡正在整修等等,帶我們進去參觀還正在整修的樣子,然後又把我們帶到隔壁的小房間。
我們才發現裡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唱盤,破舊的大音響,堆來倒去的櫃子以及兩個轉得很辛苦的電風扇。
他帶有歉意的笑著說:『不好意思沒有辦法讓你們自己挑,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幫你找或是推薦給你。』

『這樣真的是太好了。』我跟R都想著這樣絕對比我們自己傻乎乎的挑還容易多了。

聽了我們想要的風格之後,大哥忙進忙出的變出許多我們根本看不出誰是誰的唱盤,一張一張放上播放機上都是一個又一個吸引人的氛圍。來不及對一張唱片有了肯定又立刻被下一張的作品給混亂了決定。
好不容易挑了兩張,他又送我們兩張自己壓的小唱盤,又是好聽的不得了的作品。

走出來的時候等著我們的司機大哥正好抽完了一根大麻,笑著跟我們說一切安好。

*在我離開牙買加之後R自己又回到了唱片行買了一大堆的唱片,真不知道當初我們一起買的時候在省些什麽。
隔兩天R傳了張照片給我,原來他找到了不同版本的sea of love,然後就把它給買下來了,好像這樣一口氣買一堆唱片就有了很好的理由和藉口了。